叶子饭饭

[+×] 天降神喵

会心:

"老谷!小伍买回来一只猫!"
"老谷你知道吗?小伍买回来一只猫啊,哈哈哈!"
"老谷~~!小伍他哈哈哈,买回来一只猫!"
赵磊子凡和嘉嘉看到他就像复读机一样颠来倒去地重复一句话,挤眉弄眼互相交换着显然只有彼此才懂的秘密。
谷嘉诚拉下耳机线,一脸怔忡:"猫?我知道啊。"


"你知道?!"
"不,你一定不知道!"
"你还是自己去看个清楚吧!"郭子凡推搡了他一把,跟其他两个人叽叽咯咯地笑着下楼跑远了。
谷嘉诚耸了耸肩,小跑着蹦上楼梯。伍嘉成打算要养猫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天天地挂在嘴边也有一段日子了。


"老谷,我刚刚看中了一只猫,噗哈哈哈哈!"
手机里还躺着伍嘉成之前给他发的微信。意外的是这人居然没有发猫的照片。所以这猫……到底有什么古怪?


谷嘉诚站在伍嘉成房门口,还没进去就听到他嘀嘀咕咕的声音。"mu! mu! 叫你mu好不好啊?嗯?你这只猫怎么跟他一样拽啊,给点反应好不好嘛!"
伍嘉成膝头躺着一直雪白的猫,伍嘉成对着又戳鼻子又揉脸的,那猫四仰八叉大剌剌的瘫着,像是已经放弃了抵抗。谷嘉诚看着有趣,忍不住开口:"就这只?"
伍嘉成仿佛一点也不吃惊房间里多了一个人,无比自然地接口道:"你回来啦?快,快过来看看我的猫。"
谷嘉诚放下手里的健身包,慢吞吞踱过去。伍嘉成已经把猫一提,塞到他怀里。谷嘉诚像任何一个小动物生手那样有点别扭地小心抱住。通体雪白的猫半眯的眼眸张开,淡淡瞟了他一眼,没有丝毫落入他人之手的惊慌失措。
"诶,你逗逗它呀!"伍嘉成看谷嘉诚打算跟这只猫相望到地老天荒终于忍不住了,凑到谷嘉诚边上伸手逗弄起来。"你看呀,它眼睛好大!是不是很漂亮?看它的眼神是不屑的意思吗?诶,我逗它它都没反应的,是不是已经生无可恋了?"
耳边是熟悉的软语呢哝,眼前是一脸淡定任君采撷的某喵,谷嘉诚只想说两个字:呵呵
这猫……是照着他、的、样、子、买来的吧。
伍嘉成在旁边看似逗喵,实则一直在偷瞄谷嘉诚的脸色,见他脸上浮起一丝若有所思的无奈羞恼之色,心里简直要笑翻过去了。
大概是谷嘉诚抱得不得法,mu在他身上东走西突地折腾了一番,挣扎着下了地,然后蜷作一团屁股对着他,不动了。
我靠,居然被只喵星人嫌弃了!谷嘉诚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就看到自己身上沾到的猫毛。"我的衣服!我刚洗完澡啊我靠!"
"你别拍别拍,拍不干净的,我帮你吸一吸。"
吸?
谷嘉诚被这个词砸了一下,就看到伍嘉成噔噔噔跑了拿了一个电动小玩意儿又噔噔蹬跑回来。"买一送一,宠物店店主赠送的吸毛神器。"
原来是这个吸。不然呢谷嘉诚你在瞎想什么东西?
"胳膊,胳膊抬起来,转圈转圈。"伍嘉成扒拉着他寻找合适的角度。
谷嘉诚一阵微醺。机器在微微的振动中拂过他的腰腹胸膛和胳膊,仿佛是那人妙曼手指的延伸,跳着轻快又缠绵的舞蹈。他视线缓缓扫过近在咫尺的嘴唇又荡开去。想搂住他的腰,想吮住他的嘴,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时不时就会闪过脑际。他只是想一想,想一想,永远都不会付诸实际。所以嘉成,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好啦!"伍嘉成审视了一番自己的杰作,说:"闪亮如新。"
谷嘉诚为自己被打断的绮思暗悼一声,在床上坐下来。"mu?倒过来是wu?"为什么给这只像我的猫起你的名字?还是说,mu是mou的谐音?谷嘉诚连忙止住自己万马奔腾的脑洞。
伍嘉成只说你猜,从地上抱起那只神似自家搭档的白猫挨着谷嘉诚坐下,抓住mu的两只爪子舞动。那只猫在伍嘉成怀里竟然异常老实,指东不敢往西,露出白花花肉墩墩的柔软肚皮勉力配合多动的主人。
"哎呀多可爱,脾气超好,怎么弄都不反抗的。"伍嘉成笑眯眯地说。
谷嘉诚觉得他这话似乎意有所指。他看着那只猫发呆,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脸惊恐地问:"等等,这只猫是……母的?"
伍嘉成听了回过脸来,上下打量他一眼,笑得一脸荡漾冲他挑了挑眉,竟然唱起来:"但是你对我望,两只眼睛大又亮~~"
雾草!谷嘉诚瞬间感受到这世界,不,这来自伍嘉成的恶意。要是伍嘉成气急败坏会怎么样?对他连削带打,掐着他脖子使劲摇晃,戳戳戳戳拿指尖戳他。谷嘉诚气急败坏会怎么样?揉乱他一头呆毛,狠狠打他屁股,把他的唇吸得又红又肿?谷嘉诚你敢吗?我不敢。长长叹出一口气,他摇了摇头洒笑说:"靠,你这招也太损了。"
伍嘉成闻言嘻嘻地笑,与他平常上节目时肆无忌惮的四方哈笑完全不同,带着点不自觉的娇憨。猫儿从他膝头跃下跳到地上打量这两个人类。伍嘉成轻轻拍打着谷嘉诚的大腿笑得软倒在他肩上。"你别生气嘛~~我看到她觉得特别特别像你就决定抱回家了嘛,是女仔也没办法啊。"声音甜甜糯糯的,明知道他惯会用这招以柔克刚,偏偏自己就还吃这一套,没救了。"没生你的气。赶快起来,猫毛又粘我一身了。"在心猿意马的狼狈中谷嘉诚佩服自己居然能冷静地想出这一条。
伍嘉成起身看了他一眼,不是剜不是瞪却莫名令他背上冒出一丝凉意。等回过神来手里已经被塞了一支吸毛器:"你先帮我吸啦!"
伍嘉成不需要什么指令,什么时候抬手什么时候转身都恰到好处,像一只身轻体软的矫健猫咪,动作灵动优美仿若在跳一支舞蹈。这么可爱真想把他揉把揉把揣在口袋里打包带走。谷嘉诚满脑子胡思乱想,忽然伍嘉成后退一步离他足有两尺远。"好了差不多了。"他伸了个懒腰顺势把套头T恤一脱,露出里面的浅色贴身打底,经过他身边时勾唇笑笑:"剩下的你自己吸吧也没粘上多少。"说着把人晾在原地,自顾自地走向浴室。
谷嘉诚愣了一下,对表情淡淡和他对望的猫咪说道:"我是哪里得罪他了?"
"喵?"
"你也不知道吧?笨猫。"
"喵!"


伍嘉成洗完澡出来,谷嘉诚的人和包都已经不见了。mu安安静静窝在自己的窝里。伍嘉成钻进被子,把自己裹紧。虽然屋里有空调,但偶尔还是会怀念三床被子的时候啊。
"笨毛!"
"喵?"
"不是叫你啦mu。是对面那个笨毛!"


伍嘉成最近挺忙的,一周里一半的时间要飞到外地录综艺。要那个人照顾mu怕是指望不上的,离开几天的话就干脆丢到朋友那里。但是只是一小会儿不在的话……嗯……倒是可以让他们俩增进一下感情,伍嘉成想。
所以当mu又被塞到谷嘉诚怀里的时候他是满脸懵圈的。


"你身为一只猫,不知道如何撒娇卖萌,小心你主人不喜欢你啊。"
mu翻着肚皮横在沙发上。谷嘉诚斜眼看到她这副大爷瘫的模样,觉得无比刺眼,不由得调整了一下自己埋头刷机的姿势。
"我说你一个姑娘家矜持一点好不好?"谷嘉诚放下手机,妄图纠正这只猫的行为。mu抬手给了他一爪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微眯,散发出淡淡的"关你什么事"的无聊表情。显然某人并没有接受到这一信息,继续锲而不舍。mu不耐烦了,直接窜上他膝盖,一阵抓挠。谷嘉诚哪里见过这架势,兵荒马乱人仰马翻,手机差点没飞出去。mu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后继续躺回去大爷瘫。
我靠!谷嘉诚看了看自己一身白毛,转头就录了个视频发到微博上控诉:臭猫!
不在现场的伍嘉成第一时间get到这则微博故事,差点没笑出一个四方哈来。


伍嘉成带回另一只猫的时候谷嘉诚是拒绝的。原本就被分薄了的注意力现在是要跟空气一样稀了吗?他很不满意。而且……而且你不是已经有mu了吗?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可还行?你知道mu的感受吗你?
"叫个什么名儿呢?"伍嘉成逗着猫,陷入沉思。
谷嘉诚被迫打量了这只猫一番。个头比mu略大,毛色偏深,那乖巧可爱的表情和活泼好动的个性……怎么看怎么……眼熟。那猫见到除主人外的另一个人十分好奇,不顾自己正被人搂住硬是凑到谷嘉诚跟前嗅嗅闻闻,末了还喵呜了一声舔了舔他的手指。谷嘉诚被萌得一个激灵,脱口而出:"元宝!就叫元宝吧。"
喵呜!喵呜!尾巴乱晃看起来十分满意。
伍嘉成愣了一下,看看怀里这只猫,再一次对谷嘉诚的起名能力五体投地。看那人主动伸手逗喵,脸上还露出近乎宠溺的温柔神情,伍嘉成不知道该不该……小小嫉妒一下……自己刚买回来的……这只猫。


粉丝在网上发起了mu与元宝谁才是伍嘉成真爱的PK之赛。伍嘉成十分之光明正大地选了C——两只都不能得罪!呵呵,他才没有厚此薄彼呢,他可是宝mu如假包换的 cp粉噢!


看着两只毛色性格截然不同的猫试探着接近彼此,时不时地发生些小矛盾小冲突,伍嘉成咧着嘴录影,末了咕哝道:"哼哼!你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再磨合磨合吧。"
"你一个人说什么呢?"
"没什么。吸猫日常纪录。"对拐到自己房间来的某人颐指气使,"现在吸毛时间开始!"
谷嘉诚驾轻就熟,为沦为猫奴的某人日常吸毛。吸毛这种事情,自己来也无不可,偏要假手他人。一个命令地理所当然,一个也不问为什么。谷嘉诚心里头不可言说的念头不可避免地蠢蠢欲动,然而这不算什么困扰。至少凭空多出每日名正言顺的亲密相处时间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天知道他有多想念那些流着汗肌肤相贴的双人排练的时光。也许他该感谢天降神喵。


楼下。
赵磊焉栩嘉和郭子凡挤在一处。难得回来一趟屋里又没有空调,当然是去找凡凡蹭了。


"他俩干嘛呢?"赵磊指指楼上问。
"吸毛。"作为相对来说逗留宿舍较多的人士郭子凡立即显示出了百晓生的专业素养。
"什么?_?吸猫?"挺懂流行趋势的嘛不过听着有点恶。
"不是吸猫,是吸毛!"小郭同学纠正。
赵磊赶快把刚刚在闹内生成的老谷小伍埋头吸猫的惊悚画面删除掉,拍了拍胸口。"不过,吸毛为什么要那么长时间?"
郭子凡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算久,吸毛嘛,天天的没有一个钟头是搞不定的。"
"这哪里是吸毛啊"赵磊咕哝道:"这分明是……"
"你!不!懂!"嘉嘉从他的DJ人生里抽离,拔下耳机吼道:"人家那是——情!趣!"
郭子凡摇晃了一下脑袋说:"看得我都急死了,有时候恨不得给他俩来个按头杀啊。"
"呵呵,他们自己……开心就好。"赵磊语带亲妈粉的宠溺,感慨陈辞。


"咦?怎么不动了?"
"这吸毛器好像坏了。"
"买一送一的东西怎么都这样。"
"因为你天天要吸毛啊。"
"怪我咯?"
"得了,我手动给你吸。这边有一根。这边还有一根。"谷嘉诚从伍嘉成脸上拿下一根毛,四目相对气氛一时有点不对,他咳了一声说:"我……"
伍嘉成叹气,眼波流转了一圈,手指头戳上对方的脸颊,一按一按地说:"笨死你算了!哪有这样吸毛的?"
"那……怎么吸?"谷嘉诚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喃喃道。
伍嘉成笑起来,带着三分羞涩三分娇媚和三分霸道,头一歪凑过去在他唇上轻吮了一圈,轻声说:"吸毛呀"。
血液从心脏冲到头顶,谷嘉诚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他迅速搂过一个伍嘉成形状的东西在怀里固定住才觉得四处奔流突张的血液找到了归拢之处。不,还不够,心脏在腔子里砰砰乱跳,还需要什么东西堵上一堵。什么东西?伍嘉成的小虎牙咬了下嘴唇,舌尖在唇瓣上扫了一圈。
"嘉成,嘉成……"谷嘉诚低声唤着他的名字,吸住了小虎牙的嘴。你才是我的天降神喵,一天不吸就没有命。
还是得自力更生。等你主动?mu和元宝孩子都一窝窝的了。伍嘉成内心吐槽……唔……老谷的吸毛技术……还不错……小虎牙最后感叹道,过了一会儿弹幕只剩一片滋啦啦闪着电流的空白。


喵呜!不远处白天抢了mu吃食的元宝对着邻居一阵嗅嗅碰碰。抢着吃热闹嘛,不生气了好吗?好吗?
边儿去。主人在干啥呀?
我也不知道,看起来很有趣啊,秋咪!
喵?





[谷伍] 回放

会心:

请勿上升蒸煮×3
我的脑洞只属于我
就当是平行世界吧


并没有什么车可以上
现实向我有心理障碍


我是纯洁的分隔线
————————————————————


“老谷?篮球打完了?”伍嘉成一只手举着手机,侧身让门外的谷嘉诚进来,“你饭吃了吗?”
“还没呢。”谷嘉诚的肚子应景地叫了一声。
伍嘉成凉凉地撇了他一眼,毫不掩饰神色间的嫌弃:“今天有辣椒炒肉。”
谷嘉诚的面瘫脸一瞬间出现了波动。
伍嘉成忍俊不禁,真是不论看多少次都那么有趣。“谁叫你又出去浪错过饭点。”
“有吃的么?”谷嘉诚在房间里乱瞄,视线落到桌上的塑料袋上,疑惑道,“嘉成?”
“看我多好,给你留的。”
谷嘉诚鼻尖耸动:“是什么?”
隔那么老远闻得到吗?真当自己是狗鼻子了啊!“辣椒炒肉啊~~这还用问。”
谷嘉诚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视线来回在伍嘉成的脸和桌上的饭菜之间穿梭,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谢谢,最后说:“哇,我真的想吃很久了!”。伍嘉成嘴角微勾,这就是谷嘉诚说谢谢的方式了。之前不怎么熟的时候这人还会客气一下说谢谢,现在呢,完全听不到了。越在意越难开口的别扭羞涩类型,他算是见识了。谷嘉诚朝饭桌那里冲过去,被伍嘉成“先洗手先洗手”地追在后面喊。


谷嘉诚一边吃得香,一边频频转头看向坐在沙发里的伍嘉成。伍嘉成两腿叉开,手肘抵在膝盖上,比一般人都纤长的手指攒着手机划拉屏幕,蓝光映在他眉头蹙起的脸上。这个小虎牙不笑的时候比他更盐。
“看什么呢?”谷嘉诚问。
“嗯?”伍嘉成抬头,有一瞬间的迷茫,然后就眉目灵动起来,“没啊,随便看看。”
这个回答可不怎么伍嘉成。不管什么好玩的可乐的感动的悲伤的这个人总是爱跟别人分享,尤其是去年那段最难的日子以来,这个第一时间分享的对象就变成了自己。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似乎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比赛时更亲密也更默契。原来自己对别人的情绪也可以那么敏锐的,谷嘉诚对自己的转变不是不吃惊的,但是仔细想想又不觉得奇怪了。原来只要心里真正在意关心,自然就看得到。
他想了一想,演唱会可以说是很成功了,虽然上座率不算高,可粉丝们是真的热情,这让他和嘉成都觉得感动,百感交集之下小虎牙又哭了。然后他们马不停蹄回到云南拍戏,几乎没能好好休息,这几天才稍微有点空闲的时间。嘉成是上网看到了什么不好的言论?这时候能有什么不好的言论?谷嘉诚三口两口扒完饭,悄没声息地绕到伍嘉成背后,慢慢挪过去。
屏幕上是一长溜他俩跳探戈的特写镜头。
“哦,探戈,她们又说我们嘉偶天成了是吧?”
伍嘉成正在发愣,被突然从后面冒出来的谷嘉诚吓了一跳,手机差点飞出去,回头就赏了他一下。谷嘉诚被拍在肩上不痛不痒还觉得莫名舒爽,咧开嘴笑:“原来你在看超话,这次她们又在开什么脑洞?”说着就绕到前面挨着他坐下,把脑袋凑过去看。
“你不是有手机吗?看我的干嘛?”伍嘉成叫归叫,也没有很认真地拒绝。
“懒得拿。”谷嘉诚跟他比起来显得有点短胖的手指蹭着他的划拉着屏幕。
或许他应该拒绝的,毕竟他刚刚看到……不过他跟老谷平时都会看“嘉成兄弟”的超话,看到好玩的还会互相传阅,吐槽打趣对方,这个……他也许也会一笑置之?他有点期待也有点害怕他的反应。
同往常一样,老谷边看边发出意义不明的嗤笑声,伍嘉成坐在一边随着他上滑的手指看过屏幕上的一帧帧画面:交握的双手,搭肩扶背,搂腰坐腿,肢体纠缠,呼吸相闻,这次的探戈跟初次搭档时的生涩紧张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一点不会尴尬,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因为那是老谷,他了解并且全身心信赖的人。粉丝拿着放大镜探究他们跳舞时的每一次交汇和面部表情,他当时是那样的吗?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时候他在想什么?他真没有想什么,整支舞蹈难度都很大,考验的是默契和信任,老谷应该和他一样,既兴奋又紧张,努力想把最完美的表演呈现给观众。粉丝们脑补的暧昧缠绵和脸红心跳通通都不存在。真来不及想那么多有的没的。除了……最后一个定格镜头……
谷嘉诚的视线长久停留在最后一张动图上,伍嘉成修长的手指轻抚过他的头发,手掌下滑时掌缘虚蹭过他的脖颈和肩头,微微张开的嘴唇饱满丰润,多情的眼睛凝望着他……他想起来了,当时那几秒钟自己的紧绷。只有最后一个ending pose跟训练和彩排时不一样。舞蹈老师说最后要有眼神交流,这还不简单,完全不需要练习,临场发挥就好,却没有想到现场灯光音乐一起,眼神撞上了会是那么地……惊心动魄。动图里他瞬间绷紧的手和手臂,僵硬的身体和脸庞他自己都没法看,多亏了自己的面瘫脸,别人或许难下定论,但那短短两秒的怔忡失神和一片空白确确实实发生过。嘉成他……知不知道?
伍嘉成微微侧头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谷嘉诚脸上再也没有云淡风轻漫不经心的表情,而是和他刚才一样,怔住了。不知道他从图上看出了什么,是被自己那个赤裸裸的表情震惊了吗?前一秒诱惑挑逗后一秒柔情似水,一切都是表演需要,都是入戏太深……骗鬼呢吧……想碰触想怜惜……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的借题发挥。老谷他……知不知道?
他应该赶快说点别的什么,他应该找借口起身,他应该假装若无其事什么都没发生过……但这般躲闪欺瞒从来不是他们的相处之道。伍嘉成轻轻叹了一口气,说:“你在想什么?”
“……啊?”谷嘉诚猛然回神,侧过头呆呆看他。
“你当时……在想什么?”伍嘉成说着,举起一只手,像那个ending pose一样,手指轻抚他的头发。
谷嘉诚头皮微微发麻,有那么一秒钟脑子一片空白。
伍嘉成乌溜溜的杏核眼定定地望着他,跟那天晚上一模一样。脸上的表情好像打了柔光似的妩媚多情,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诉说……
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都好……谷嘉诚暗暗告诫自己,却最终还是放任自己掉进了伍嘉成流转的眼波里。“想亲你。”他轻声说,如释重负。
伍嘉成秀气的眉头蹙起,下一秒好像就要哭出来,可是紧接着唇边却绽开了明媚的笑意,上卷的尾音暗哑:“谷毛毛……我也是。”
然后他们在沙发上轻轻相拥,交换了一个吻,好像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伍嘉成的下巴枕着谷嘉诚的颈窝,手搭在他肩膀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像一只懒洋洋的猫一样不动了。“老谷,我们这样是不是很奇怪啊?”
谷嘉诚不再克制自己,轻轻抚着怀里人的后脑勺,说:“哪里奇怪了?好兄弟,一辈子。”
伍嘉成掐了几下对方毫无赘肉的结实腰腹,笑得全身都在颤:“哪来的兄弟会这样接吻?”
谷嘉诚皱眉思考了一秒钟:“呃……嘉成兄弟吧?”